昆明:我本“水性揚花”

 發布時間:2018-12-21 20:12:00
來源:綜合投稿
 字體:

  編者按讀城記:讀懂昆明這座城

  昆明到底是怎樣一座城市?從不同角度,自有不同的解讀,因為這座城市,無論風貌風物還是歷史人文,都有不同建構的肌理。

  每一個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人,每一家在這座城市營商的企業,都是這座城市的建設參與者和美好生活共建者。讀懂昆明這座城,決定著我們以何種姿態與這座城市相處。

  我們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熟悉的昆明,和一個陌生的昆明。正如我們知道“春城無處不飛花”的特質,也正如很多的我們不知道的“水城”個性。

  數十條河流縱橫分布交匯在昆明,只是因為無數年的建設,很多河流靜靜地躺在城市的腳下。水泥森林和柏油路,掩去了它們的容顏,也讓越來越多的新昆明人,不知它們的存在。一條盤龍江,南北溝通著松華壩和滇池,成了昆明關于“水”僅剩的印象。

  “讀懂昆明,讀懂碧桂園——昆明城市美好生活系列報道”的第一部分“讀懂昆明這座城”,就要把關于昆明“水”的部分重新提及,提醒我們不要忘記,在我們的腳下,有很多河流標記著這座城市的來路。正如盤龍江上那些“橋”,可以帶我們回溯成百上千年的昆明成長史一般。

  昆明,一座“水性揚花”的城市,這是我們對昆明自然地理的一種概括之一,我們想要告訴很多人,昆明除了是一座“花城”,還是一座“水城”。

  鳴謝碧桂園云南區域,讓我們有機會更進一步閱讀昆明,讀懂昆明。

  水性楊花,百度釋義“象流水那樣易變,象楊花那樣輕飄。”一般用來比喻婦女在感情上不專一。而我們這里說的昆明的“水性揚花”,則提取字面上的意思。根究昆明后不難發現,水和花其實都是昆明獨有的特征,嚴格意義上,昆明是“花城”,更是“水城”。

藍花楹

  對很多人來說,“花城”和“春城”已經成為老昆明和外來昆明人對昆明的第一印象,也成為昆明城市的代名詞。一直以來,昆明就以“春城”的美譽享譽世界,而因氣候宜人,鮮花常年開放,草木四季常青,昆明也被譽為“花城”,鮮花遠銷全國。

翠湖公園老照片

得勝橋老照片

  但對于“水城”,很多人會產生疑問。隨著鋼筋混凝土搭建的城市綜合體不斷興起,如今高樓林立的昆明城,已經不見多少流淌的河流,如果不是一條縱貫南北的盤龍江,以及經久流淌的翠湖和滇池還在提醒昆明人記起這個城市原本的“水性”,可能許多老昆明都會恍惚忘記最初的昆明城其實原本就是一個水城。

  今天小編要說的,就是昆明被掩蓋的“水性”——“500里滇池奔來眼底”、36條河流穿城而過的“水城昆明”。

  伴水而生建城之初的水城昆明

  說到昆明水城的本性,不得不回顧到昆明的建城史,而昆明的建城史,則要從拓東城開始。盡管經過數千年的開發建設,拓東城也歷經鄯闡、中慶城及至昆明城的營建,但依然可以肯定的是,昆明從建城之初就與“水”息息相關。

  根據史料記載,唐代中葉,蒙氏勢力在洱海地區崛起,建立南詔國。唐廣德元年,公元763年,南詔國王閣羅鳳來到滇池北岸的昆川,看到此地“山河可以作屏藩,川陸可以養人民”。遂命其子鳳伽異于昆川置拓東城。

  可以說,有了山河、川路,有了水的滋養,才有了最初的拓東城。

滇池開漁節

  根據資料,唐代南詔所建拓東城原城址在盤龍江東岸與金汁河之間,宋代的大理國沿襲拓東城舊址建鄯闡城,但后來放棄原址,跨過盤龍江來到西岸在偏北方向重建新城。史學家大多認為,因宋宣和元年(1119年)戰亂,拓東城幾乎被夷為平地,才把新城改建在西北邊。但據近年在東西寺塔附近考古發現,舊城被毀固然是遷城原因之一,但變遷的主要原因,其實是水患。因“城際滇池,三面皆水”,洪水一次次淹沒了城市和鄉村,逼迫拓東城向五華山、圓通山一帶的高地靠攏。近年來在東西寺塔附近的考古調查中,發現有著南詔建筑構件的文化層上,覆蓋著螺殼,也印證了昆明伴滇池而生的事實。

滇池開漁節

  事實上,上古時期的昆明壩子曾是一片汪洋大海,那時的古滇池幾乎淹沒了整個昆明壩子,水域面積約為1000平方公里,今天的昆明市區都在昔日的古滇池水域之中。而臨滇池初建的拓東城城既受滇池水的滋養,也因此常面臨水患難題。公元937年,大理國統一云南,并在拓東城的基礎上設鄯闡府,營造宮室園林,興修水利,開始重視和解決水患難題,到大理國末期,鄯闡城已發展成為滇中一座“商工頗眾”的繁華城市。

  及至元朝正式設云南行中書省,置昆明縣,元朝官吏開始在昆明地區挖海口河,疏通螂螳川,降低了滇池水位,不僅解除了昆明城市的水患,還“得壤地萬余頃,皆為良田”,擴大了農田面積,并人工修筑了金汁河、松花壩,引盤龍江水灌溉滇池東岸農田,滇池地區的政治經濟也在這一時期得到發展。

  不難發現,五百里廣袤滇池給昆明帶來了先天的水資源,也在昆明建城之初為昆明城市建設、經濟繁榮提供了莫大幫助。

  而這些歷史,無不印證昆明城從誕生之時起,就是一座水城的事實。

  水城盛景 36條河流穿城而過

  “五百里滇池”的滋養,也誕生了縱貫昆明的河流,穿城而過,滋養著老昆明城。

  事實上,壯麗的水城風貌從老昆明的河流布局可見一斑,明末清初,昆明城曾現“三江并流、兩帶縈繞、河網密布”的河流格局,三江并流,即盤龍江、金汁河、銀汁河由北向南流淌;兩帶縈繞,即護城河與玉帶河;河網密布,即以三江兩帶為主干,以分流灌溉和分流泄洪為主要功能的縱橫交錯的溝渠河道。

盤龍江最古老的橋——龍川橋(建于元代)

  有數據顯示,上世紀80年代初,昆明主城區仍有36條江河穿城而過,匯入滇池,包括主城區的盤龍江、新運糧河、老運糧河、柴河、烏龍河、大觀河、西壩河、船房河、采蓮河、金家河、大清河(明通河)、枧槽河、金汁河、海河(東白沙河)、寶象河(新寶象河)、老寶象河、六甲寶象河、小清河、五甲寶象河、蝦壩河(織布營河)、王家堆渠、馬料河、姚安河等,及其支流:馬溺河、羊清河、馬撒營河等穿城而過。

  這些河流中,歷史最長對昆明影響最大的要數盤龍江(最早稱銀稜河),盤龍江也是昆明城主要的水源來源,曾澆灌昆明的萬畝良田菜地,河中的魚蝦滋養著昆明人的口腹,也是昆明人名副其實的“母親河”。但因水量不均、河道彎曲,盤龍江也曾給昆明城帶來水患,為解決這一問題,元代初期官吏在盤龍江上游修建松花壩蓄水調節盤龍江水量,并重修金汁河、銀汁河分流水利工程,為彼時的老昆明“高下之田,受灌溉者數十萬畝”,并且緩解了雨季時盤龍江的水患難題,昆明城北也因此形成盤龍江、金汁河、銀汁河三江并流的格局。

  也是在這一時期,昆明水運開始慢慢出現,依托盤龍江的大規模航運成為老昆明一景。

  元代的王昇在《滇池賦》中這樣描繪了老昆明及盤龍江的水運景象:“五華鐘造化之秀,三市當閭閭之沖;雙塔挺擎天之勢,一橋橫貫日之虹。千艘蟻聚于云津,萬船風屯于城垠,致川陸之百物,富昆明之眾民。”這里描述的就是當時盤龍江上云津橋(現得勝橋)一帶航運的壯觀景象。

流經昆明主城的盤龍江(紅字標識)

  而從昆明現在的日常生活和一些地名,也能發現有許多水城的歷史印記,如董家灣、螺螄灣、潘家灣、佴家灣等地,都是幾百年前形成的眾多湖灣或河灣,也在說明昆明城與水的不解關系,而因河流穿城而修建的得勝橋、雙龍橋、霖雨橋、桂林橋、雞鳴橋、吳溪橋、玉帶橋、寶象橋等都在說明,幾百年來水城昆明留下的印記。

  從人類城市自古以來逐水而建的歷史來看,每個城市都有幾條河流流經,河流穿城而過也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但像昆明這樣30多條河流遍布,“500里滇池”水域覆蓋的城市卻并不多見。

小菜園立交橋

  遺憾的是,如今這樣的水城盛景已經不復,及至90年代中期,隨著昆明城市擴張和污水治理,這36條河流大部分被人為覆蓋,或被建筑附著成為暗河,或一半明河,一半暗流,只剩下盤龍江和大觀河還能不被遮蓋的流淌在昆明主城。

  一面是無法掩蓋的水城歷史,一面是河道被掩蓋,不復存在的水城盛景。如今的昆明,僅能從隱隱綽綽的西壩河、船房河、永昌河、篆塘河等被掩蓋的暗河,想象彼時河道交錯縱橫,30多條河流穿城而過的水城盛景。

  城市變遷水城盛景能否重現?

  而水城的不復存在,與滇池數千年的變遷不無關系。

  根據《昆明水利志》中所描繪的“滇池變遷圖”,可以形象地看到滇池在不同歷史時期逐步縮小的過程。古代滇池北起松華壩,南至晉寧寶峰,東到呈貢王家營,西到今天的馬街山腳。在戰國至西漢的古滇國時期,滇池東北岸的水位已下落至1915米左右;至唐宋時期,滇池水位降到了1890米。元朝時,滇池水面縮小到410平方公里;明朝時,縮小為350平方公里;到了清朝,僅為320平方公里,今天,已經不到300平方公里。滇池的庫容也與面積同步不斷減少,唐宋時18.5億立方米,到清代為16億立方米,1947年估算約15.7億立方米,今天僅13億立方米左右。

  “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清代名士孫髯翁筆下對滇池流露的溢美之詞,如今看來會覺得些許夸張,但若在元代,這樣的贊美之詞似乎也不能完全描繪滇池的壯闊,畢竟,元代的滇池水面遠比清代大了近100平方公里。

  滇池水位隨著城市變遷不斷降低,庫容也隨著城市發展縮小,貫穿全城的河道也被掩蓋……在城市變遷史上,這似乎成為一種必然。

  但曾經的“水城”昆明如今卻成為水資源嚴重短缺的城市,據了解,目前昆明主城人均擁有水資源量不足300立方米,相當于全國人均占有量11%,低于全國、全省人均水資源擁有量,是全國14個嚴重缺水城市之一。加之滇池水質污染,進一步加劇了昆明的缺水矛盾,水資源短缺、缺水的問題成為制約新昆明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因素。

  這樣的背景下,重現水城的話題也被重新提起,并開始在城市未來規劃中提上日程。

  早在2016年年初,因修建地鐵,將對篆塘河河道整體恢復提升改造,自90年代起成為暗河的篆塘河有望重現,這一消息曾讓不少老昆明驚喜,而30多條同樣承載老昆明記憶的河流能否如篆塘河一般重見天日也備受市民關注。

  而在《昆明市“十三五”綜合交通發展規劃(送審稿)》中則提出,盤龍江航道通過整治后,將恢復開通盤龍江中段馬村到南壩福海立交橋間的水上公交,這也意味著,昆明人將重見古代記憶中的盤龍江水運盛景,為昆明城市增添風景。如此看來,水城昆明似乎在一步步重現昔日繁華景象。

  古滇池記憶、水城盛景……帶著幾代人記憶的“水城”昆明似乎從不曾遠去,但也從未像今天這樣讓人迫切想起,除了“花城”、“春城”,未來昆明能否還原昔日“水城”風貌,增添一張新的城市名片?(來源:頭條號 云南樓事)

>更多相關文章
原創資訊 | 國內新聞 | 國際新聞 | 社會與法 | 社會萬象 | 奇聞軼事 | 娛樂熱點 | 明星八卦 | 綜藝新聞 | 影視快訊 | 樓市資訊 | 地產要聞 | 地方特色 | 美食營養 | 美食助興
車界動態 | 新車上市 | 購車指南 | 體壇要聞 | 籃球風云 | 國際足球 | 中國足球 | 理財生活 | 創富故事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CopyRight(C)2009-2015 湖北新聞網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3012161號 版權所有
網站所刊載信息部分轉載自互聯網,不表示湖北新聞網贊同其觀點|湖北新協聯盟中心舉報電話:027-86440113
大乐透最新期预测 球探篮球比分在线 安徽东至麻将怎么打 吉林11选5选五走势 华瑞优配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网上棋牌? 体彩p3小军网摘版 今天黑龙江22选5开奖 支付宝里的天天红包赛 格力公司股票分析 聊斋三级片 中国体彩老11选5 11选5官方助手 昨晚世界杯比分 3d时时乐平台出租 彩神8app大发快